精彩小说尽在匹克小说! 手机版

首页总裁→ 撒旦总裁霸宠妻

撒旦总裁霸宠妻

布偶猫 着 主角:余希灵、屠铖烽 来源:掌中云

完结 免费 宠文 霸道总裁 亚博体育阿根挺

他是权势遮天的贡城第一掌权者。 坊间传闻,暴君克妻,嫁给他的女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。 一次公开选妻,丑到爆表的她主动报名。 结果。 她,“哥哥,你的口味这么重的吗?” 他,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妖精,你有意见?憋着。”...

100万字 更新:2019/08/27

在线阅读

他是权势遮天的贡城第一掌权者。 坊间传闻,暴君克妻,嫁给他的女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。 一次公开选妻,丑到爆表的她主动报名。 结果。 她,“哥哥,你的口味这么重的吗?” 他,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妖精,你有意见?憋着。”

免费阅读

屠铖烽上了二楼,直接推开房间的门。外面看了一圈没人,又推门进入了卧室。阳台的门是打开的,他朝着阳台走去,慢慢听到了女人呜咽的声音。

屠铖烽生平最讨厌女人哭了,他刚皱起眉看过去,余希灵的侧脸就像是一道光影打在了他的心头。他还是第一次原来女人哭起来也是能不让人讨厌的,她哭泣的声音很小很轻,更多的时候是压抑的。

他的目光是清冷的,落在余希灵哭泣的带着泪水的小脸上,居然更多的像是化学作用。连那份淡漠的目光都变的火热起来,让人难以忽视。

“哭什么!”屠铖烽走过去坐在了旁边的摇椅上。

余希灵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欲盖弥彰的赶紧转头用手臂擦擦脸上的泪水。可又想到了什么,抿了抿嘴唇带着泪汪汪的眼神朝着屠铖烽看过去,“我、我可以请你帮个忙吗?”

屠铖烽不爽的微微眯了下眼,劲实的长腿跨开来,歪着身体靠近余希灵,让她的呼吸都落下了几拍。

“余希灵,你都还没有尽到做老婆的责任,是不是对我要求太多了。”他的动作让他紧绷的肌肉透过贴身的衬衫都显示了出来,肌肉仿佛要从衬衫内迸发出来,让她无法正眼去看这个充满荷尔蒙的男人。

“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。”余希灵咬咬嘴唇下定了决心。

谁知道屠铖烽却呵了一声,“你本来就是我的。”

余希灵脸颊一红,有种自己被送上门羞辱的感觉。她干脆放弃了直接起身,但屠铖烽长腿一伸,直接拦住了余希灵的去路。

她抬起腿想从他的大腿上横跨过去,刚抬起腿,她瘦弱的脚踝就被一双温热的大手狠狠的拉扯了一下。

“啊!”

余希灵猝不及防直接跌倒在了他的大腿上,被她抱了个满怀。

他死死的握住他的细腰,不让她乱动,“去洗个澡,今晚陪我,我就答应你、任何要求。”

“你就是故意羞辱我!”余希灵又不是傻子,气的咬牙切齿。

屠铖烽冷冷的勾起唇笑了一下,轻轻的拉扯抚摸着她的背部,“我就是在羞辱你。”

可是,她又能怎么样呢?

被他用类似调情的动作抚摸着,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,但是更多的是身体内一股触电的感觉从臀部慢慢的往上面发展,让她浑身颤栗。

然后,他直接抱着余希灵站起来。抱着她的模样丝毫不费劲,仿佛她就是个轻飘飘的空气。

莫名奇妙的多了个老婆,屠铖烽实在是心有不满,他只能把这种不满发泄在这个执意也是唯一一个嫁过来的女人身上。

余希灵在屠铖烽的印象里面,显而易见的就是贪财。想爬上墙头做凤凰,居然连他克妻都不在意了,这样贪财的女人还真是让屠铖烽刮目相看。

他抱着余希灵进入浴室,又把她放下来。

余希灵想跑但是屠铖烽健硕的身体挡在她面前,她瘦弱的娇躯根本阻挡不了。只能鼓着腮帮子双手放在胸前用气势抵抗着他,还没忘记为自己辩解一番,“我已经洗过澡了。”

屠铖烽也不是真的想和余希灵发生什么,能让他产生欲望的女人只有一个,但她已经不存在了。

他的目的不过是希望眼前这个女人在还没领证之前知难而退。

“我怀疑你脏,但事已至此也只能让你洗洗澡了。”他一语双光,说出来的话听在余希灵的耳朵里就是用力的羞辱她。

“屠铖烽!我还、还干干净净的,你不要用你的狭隘心肠去怀疑别人!”余希灵用力的瞪圆着眼睛,眼眶微微红着,没有泪水但是看样子她就像是马上要哭出来了一样。

“我怎么知道你干干净净的。”屠铖烽漫步机械的冷哼一声,伸手拿起头上的花洒,直接拧开。他微微歪着头,随意的动作看起来都那么的猖獗,偶尔的抬眼用那双狭长的眼撇她,能让她心惊胆颤。

说的也是,她总不能岔开腿让他检查吧。

想到这里,余希灵为自己脑子里面的黄色思想慌了神,一下子红了脸。她想说什么反驳屠铖烽,但是那样无耻大胆的话又说不出口,最后只能紧紧的咬着自己的贝齿,用力的瞪着屠铖烽。

随后,一抹温暖的水洒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啊!你神经病啊,屠铖烽!”余希灵吓了一跳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都湿掉了,黏在身体上好不舒服。

穿着白色短袖的余希灵,被水淋湿了,里面深色的bra隐约能透出点样子来。

屠铖烽挑了下眉,轻佻的吹了声口哨,“没想到你这么瘦,居然内里这么有料。”

一开始余希灵根本没听懂,直到注意到屠铖烽的视线落在自己胸部的位置。她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曝光了,尖叫一声后死死的揪住胸前的衣服,抬起腿狠狠的朝着屠铖烽踢去,“你无耻!!!”

屠铖烽早有准备直接闪了一下,余希灵则趁着他闪躲的时候,低着头浑身湿漉漉的跑了出去。

“喂!”屠铖烽丢下手中的花洒追了出去,看着余希灵跑出门,他又不追了。

他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刺激余希灵,她现在跑了更好,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了,这样他就不用结婚了。

屠铖烽走到阳台,手撑着阳台边缘往下看去。

屠家的院落外此时已经亮着灯了,余希灵娇小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了院子里面。她果然是朝着门外跑去的,屠铖烽扬起了嘴角,可是很快又落了下来。

门口守着的保镖拦住了余希灵,根本不让她随意出去。

余希灵咬咬嘴唇也没有挣扎,转身去了大树底下,坐在了树下的长椅上。

此时将近7点,夏季的夜风微热,吹在她湿漉漉的身体上,又冷又热,还湿乎乎的很是难受。

她越想越生气。

即使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又如何,他怎么能这么欺负她?她是自愿嫁过来的,也早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可是当真的被三番两次羞辱的时候,她的自尊心反而让她受不了了。

余希灵用手背擦了擦眼睛。

她决定今晚就算留在院子里面喂蚊子也绝对不进去,绝对绝对不朝着那个卑鄙无耻的男人低头。

余希灵并不知道,在二楼阳台的位置。屠铖烽站在那里牢牢的盯着坐在大树底下的余希灵,随后邪魅的扯了下嘴角,“活该,我看你能坚持到多久。”

或许是看重自己的输赢,屠铖烽也守在阳台。在他眼里心里,一个娇弱的女人绝对不可能真的在外面撑一晚上,更别说还淋湿了。继续这样下去,余希灵绝对会感冒的,如果身体体质再不好一点,说不定都会发烧。

可是,他等呀等。

等到看了一会儿杂志,刷了一会儿手机,余希灵居然还老实的待在下面。

期间经过院子的佣人看到了余希灵,上前询问,但都被余希灵拒绝了。

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都不在了。天空上挂满了星星,偶尔也的确会有蚊子来骚扰余希灵。

余希灵根本不可能睡着,光是蚊子就能烦死她。

屠铖烽继续看了一会儿,随着时间越来越晚,他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能拿寻常的女人来比。她少了女人的弱气多了几分倔强和韧力。再继续这样下去,他有理由相信,余希灵绝对不会上来,说不定会闹到明天早上,被屠泽民发现。

“啧。”屠铖烽咂了一下舌,转身朝着门外走去。

楼下。

“啊切。”余希灵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打了个喷嚏。

一道黑影出现在她的身边,吓的余希灵差点跳起来。心砰砰的跳着抬眼望去,才发现是屠铖烽。

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,对着屠铖烽没有好脸色,“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啊。”

“走,上去。”屠铖烽懒得搭理余希灵话语里暗暗的嘲讽,抬起手抓住她的手腕,就要把她给带走。

但是余希灵哪里肯走,直接用另一只手抓住了长椅的扶手,“我不走!除非你跟我道歉,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再踏入别墅里面半步的。”

“哈!”屠铖烽都被余希灵给逗笑了,他黑沉沉的脸色如同黑夜一般让人倍感压抑,但余希灵不肯放弃,倔强的看着他,一定要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“能让我屠铖烽道歉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,你以为你是那个特例?”屠铖烽直接狠狠的拉了一下余希灵。

“啊——”

余希灵整个人连带着那把长椅都跟着被抬起来了一下,但是她死死的抓着扶手,没能让屠铖烽一把将她带走。不过付出的代价就是手臂几乎有种要被拉断的错觉。

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。

她回头,突然松开了长椅。电光火石之间一口咬在了屠铖烽的手背上,屠铖烽‘嘶’一声下意识的松开了余希灵。

余希灵的动作又快又猛,但也间接导致了她因为屠铖烽的突然松手,而倒在了地上。

“余希灵!”

屠铖烽甩了甩自己的大手,余希灵这一口下来咬的又狠又准的,直接咬在了他的虎口上,流出了点点的血。

他冲上前去想要继续带走余希灵。

余希灵坐在地上手一抓,抓住了大半边湿润的泥土。她眼神一闪,直接抬手将手中的泥土全部朝着屠铖烽撒了过去,屠铖烽猝不及防被撒了一身,余希灵赶紧起身朝着后面跑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屠铖烽看着身上脏兮兮的一大块,脸色更加阴沉了,舌头舔着后槽牙,生气又冷硬的模样,“你别让我抓到你。”

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对待他。

一抬头,余希灵居然躲在了大树底下,她是不是以为这样自己就看不见了。

屠铖烽冷哼一身,有劲的长腿迈着直接朝着余希灵走了过去。

在快要靠近余希灵的时候,猛兽的直觉让他狐疑的眯起了眼睛,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但是已经来不及了,说时迟那时快的。

余希灵娇小的身影如同小猫一样从大树后面蹿了出来,手中握着一根水龙头。她之前一直堵着水龙头的口子,现在就松开了口子,直接将水龙头对准屠铖烽。

也让屠铖烽尝一尝什么叫做‘透心凉’。

屠铖烽直接中招了,从脑袋到身体到鞋子全都湿透了。最可气的是,余希灵居然还继续拿着水龙头冲着他。

他抬起大手用力的抹了一下自己的脸。

今晚的狼狈超出了他以前活过的那么多年,让他不记得都不行了。

“余希灵!”屠铖烽也不管那跟水龙头朝着他冲了,直接朝着余希灵冲了过去。

余希灵没想到屠铖烽那么猛,直接丢掉水龙头赶紧撒开腿就跑。不过已经来不及了,屠铖烽从后面搂住了余希灵的腰部,然后将她抱了起来。

“放开我放开我!”余希灵的两只小短腿不断的蹦跶着。

要是让屠铖烽把她给抱进去了,还指不定要怎么样处罚她。

她尖叫着双腿乱踹着,闹的鸡飞狗跳的。

查看全文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总裁小说排行

人气榜